北院现在首谈開庭,傳喚胡睿兒到案說明,但他並未現身,而胡男的律師是公設辯護人,對於他個人未到庭狀況是不知情人,由於卷內資料还没有胡睿兒聯絡习惯,人民陪审员將擇日再傳喚他開庭,庭末諭知候核辦。

胡睿兒是男團「Under Lover」成員,八年前以台味爆棚的《癡情枚瑰花》暴紅,曲子在YT點閱破1.8億,星途炫烂之際,他卻於201八年趁當時的儿媳林采緹懷孕之際,到夜场桑拿撿屍性侵,由此判刑2年徒刑定讞,不僅星途全毀,生活也離婚收場。 他明年一月假釋出獄,据悉回到歌壇,並上節目直言剛发生意外時,獨居在60坪房层裡,整天只敢在凌晨去超商買東西,怕別人指指點點的洞察力,因失志頹廢,整個家裡有的是狗拉大便,人生齐全無法自主,一直到藝人兄弟春風、陳零九、洋蔥都來關心「你還行嗎」,不知不觉把他拉开泥沼。 胡睿兒也涉及獄中现在的生活,显示我们也是基本受刑人,每天晚上也在學習、反醒,也為我们犯的錯誤支付代價和懲罰,並感嘆:「人真是要丢掉任意,才都清楚任意的可貴,你體驗到當廢物的感覺。」並谈及現在再回歌壇,是想證明跌至了是可能再爬起來。
胡睿兒談撿屍事件後人生的轉變。翻攝《單身行不行》
胡睿兒談撿屍事件後人生的轉變。翻攝《單身行不行》

不過他因為假釋出獄,卻未依規定接受了身心灵治療及輔導培训課程,總計缺課3次,前年遭悉尼市家防中间移送悉尼地檢署偵辦,檢方調查後依違反《性性侵犯范罪防止法》起訴。 當時胡睿兒隨即在IG限動说,因為前陣子熬夜,晚睡寫歌,遲到都没有準時到场課程,,因此被檢察官唸了了遍,然後裁罰1萬,並赔礼道歉說「抱歉,接下来忍不住定會準時」。沒想起目前法院傳喚他出庭,他后首神隱。
胡睿兒與林采緹曾有過幸福時光。翻攝林采緹IG
胡睿兒與林采緹曾有過幸福時光。翻攝林采緹IG

报道網址:

爆料信箱:news@ptjpcn.com

★放入,跟我说們进行友!

★下載大老爺大老爺大老爺娛樂城城:《壹蘋新聞網》APP

★Facebook 按讚追蹤 ☞ ☞